列国鉴·南非|记者观察:红海航运改道好望角 南非能否抓住新机遇

发布时间:2024-04-16 19:19:50 来源: sp20240416

新华社开普敦3月20日电(记者王雷 王晓梅)近几个月来,由于红海局势持续紧张,很多国际航运企业被迫放弃红海航线,改道非洲航线,船只绕行非洲大陆西南端好望角。南非作为非洲航线重要沿线国家迎来“意外商机”。不过,在迎来利好的同时,南非港口普遍存在运力不足和效率低下等问题,能否抓住新的发展机遇,不仅亟需改善港口运力和效率,还应就打造全方位海运服务枢纽有长远战略规划安排。

这是2023年7月17日拍摄的南非开普敦城市景观。新华社发(哈比索·姆卡贝拉摄)

这是2023年7月17日拍摄的南非开普敦城市景观。新华社发(哈比索·姆卡贝拉摄)

航道生变故 南非面临新机遇

在全球航运版图中,红海航线是最繁忙的一条航道,全球大约12%的货物运输经过这条由红海与苏伊士运河共同构成的欧亚水上通道。对全球能源、物资供应链而言,红海航线堪称是一条“生命线”。

然而,去年10月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这条“生命线”变得充满危险。也门胡塞武装以支持巴勒斯坦为由,多次袭击红海水域关联以色列的目标。去年12月起,地中海航运公司、达飞海运集团、马士基集团、赫伯罗特公司等多家航运巨头暂停集装箱船在红海及毗邻水域航行,转而绕行好望角。

这是2023年8月12日在南非开普敦拍摄的好望角景色。新华社记者董江辉摄

这是2023年8月12日在南非开普敦拍摄的好望角景色。新华社记者董江辉摄

南非《星期日时报》援引德国德迅国际运输公司数据报道,截至去年12月27日,364艘总计可运输500万个20英尺集装箱的船只改道非洲航线,尽管绕行好望角导致航行距离增加约1.1万公里,航行时间延长12天至14天。

由于红海局势至今难现缓和,航运企业改道非洲航线预计将持续到至少今年下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属“港口观察”项目监测数据显示,在今年2月中旬的一周里,绕行好望角的船舶数量较去年同期增加了近75%。

虽然绕行好望角势必导致海洋货运时间成本上升,运力需求增高,对全球供应链构成极大影响,但有一个国家可能因此成为最大受益国,那就是好望角所属的国家——南非。

2022年6月15日,在南非开普敦,鲸鱼在海中游弋。新华社记者吕天然摄

2022年6月15日,在南非开普敦,鲸鱼在海中游弋。新华社记者吕天然摄

南非海事商会执行主席乌纳西·松蒂对记者说,船舶绕行好望角后,存在燃油补充、物资补给和维修需求。鉴于南非目前并不提供海上加油服务,这意味着船舶需要在沿线港口停靠,将在一定程度上拉动南非经济,同时利好南非旅游业。

南非海事问题专家、斯泰伦博斯大学商业与公共法学副教授米歇尔·内尔告诉记者,在上述航运改道好望角后,南非因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应该成为最大获益者。比如更多的船只停靠补给意味着更多的港口服务需求,从而刺激当地经济活动,为港口和邻近地区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南非媒体也援引多位业内人士的观点乐观地指出,随着越来越多船只绕行好望角,在世界航运版图中地位“江河日下”的南非将迎来“天赐良机”,将因此获得更多转口贸易机会,这对提振近年来持续下行的经济而言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港口效率低 抓住机会不容易

只是,伴随机遇而来的还有前所未有的挑战。

“更大的海上交通密度势必带来更多的安全风险。”南非环保组织“绿色联系”战略负责人莉兹·麦克戴德告诉记者,船只数量增多加大了溢油等事故风险,或对渔业和旅游业产生负面影响。

这是2023年8月13日在南非开普敦拍摄的马来区。新华社记者董江辉摄

这是2023年8月13日在南非开普敦拍摄的马来区。新华社记者董江辉摄

更重要的是,船只数量大增会令本已运转不力的南非沿线港口难堪其负。由于设施和服务水平方面的缺陷,南非港口存在严重运力不足和效率低下等问题。世界银行2023年发布的集装箱港口表现指数显示,南非主要港口恩库拉港、德班港和开普敦港均表现不佳。

面对突然增长的航运需求,南非港口出现严重拥堵情况。早在去年11月底,南非港口的拥堵危机就曾导致船只平均需要等待32小时进入东开普省伊丽莎白港、215小时进入恩库拉港、227小时进入德班港,共有超过10万个集装箱滞压在南非各港口之外。

南非政府已经认识到港口拥堵的严重性,为此成立国家物流危机委员会,以优先推动旨在解决物流危机的改革,同时解决阻碍物流业发展的结构性问题。南非政府还同意为南非运输公司提供470亿兰特(约合25.2亿美元)担保额度,以支持该公司落实政府货运物流改革方案。

然而,解决港口拥堵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南非港口拥堵是复杂难解的“老大难”问题,港口设备及其维护方面投资长期不足,而一些港口升级所需设备的交付时间甚至长达18个月。一些专家警告,如果港口问题持续存在,南非经济将付出巨大代价,更谈不上抓住机遇。

2023年2月16日,人们在南非开普敦的一处海滨码头游览。新华社记者张誉东摄

2023年2月16日,人们在南非开普敦的一处海滨码头游览。新华社记者张誉东摄

在环保组织“绿色联系”战略负责人麦克戴德看来,南非政府应该“采取全面、完整的解决方案”,以便“让所有利益攸关方都能参与规划”。比如,针对仓储设施和货运铁路等相关物流环节现状,政府应采取更具战略性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将问题全部甩给港口运营方。

海事问题专家内尔认为,南非能否抓住发展新机遇,关键在于政府是否希望将南非打造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全方位海运服务枢纽”,政府为此必须着眼长远、进行战略思考并与业界开展合作。如果能制定适当的规划为新增船只提供良好服务,进而让航运企业获得信心,那么就能抓住这一机遇,创造就业机会,拉动经济发展。

“理想的结果是,被迫改道的船只在安全可靠的条件下航行在非洲航线上,并且知道在非洲最远端的拐点有一个稳定且高效的海上服务中心。”内尔说。

(责编:于洋、徐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