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复绿 绿草生金(美丽中国)

发布时间:2024-03-01 05:40:50 来源: sp20240301

  核心阅读

  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矿产资源丰富。曾经的大规模开采导致这里生态环境遭到破坏。近年来,永定区开展历史遗留废弃矿山生态修复工程,对矿山地形地貌、生态状况、气候水文、生物多样性等进行综合分析,分阶段、分任务、分工程量、分类施策开展整治,矿山生态修复效果显著,为推动矿区产业转型打下基础。

  

  多年前,当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在一次干部会上提出要打造全域旅游城市时,干部们面面相觑:全国重点产煤区,还能靠旅游吸引八方来客?

  近年来,永定区开展历史遗留废弃矿山生态修复工程。一座座伤痕累累的山体,正恢复绿树葱茏。永定区,也走上产业转型之路。

  坚定决心,全面治理

  车子沿山路走了长长一段,再经过一段颠簸的土路,来到位于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虎岗镇虎东村郑坑自然村的一处废弃矿山前。放眼望去,群山连绵,一块块裸露的采煤区域就分布其中,格外显眼。

  下车,尘土扑面,空气中依稀能嗅出煤的味道。“这可比以前好多了,以前空气里都是灰尘。”永定区自然资源局副局长陈树淦告诉记者。

  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煤炭乡镇辖区面积约600平方公里,煤炭年产量最高时可达713.9万吨。可随着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资源型城市优势不再,煤炭开采对生态的破坏却越发明显。

  当地对矿山的态度是复杂的。“一方面,矿山对发展至关重要。另一方面,开采煤矿确实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永定区自然资源局局长翁志强介绍,“生态破坏直接表现为地质环境受损、河道污染、水土流失。”

  2012年起,永定区开始探索矿山综合整治,并进行了多项尝试——关闭取缔无证矿山,整合重组持证矿山,明确“谁开采,谁治理”原则。“但由于治理手段不成体系,尤其是针对废弃无主矿山的修复力度和决心不够大,治理效果不尽如人意。”翁志强说。

  矿山修复,资金是关键。点多、面广、分布散乱,大量资金从哪儿来?

  2021年底,财政部和自然资源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开展历史遗留废弃矿山生态修复示范工程的通知》,安排资金专门支持历史遗留废弃矿山生态修复工作。永定区迅速成立申报工作领导小组,抽调自然资源、财政、林业、矿业集团等部门集中办公,6个产煤乡镇也相应成立工作小组。2022年6月,永定区历史遗留废弃矿山生态修复工程入选国家级示范项目,获3亿元中央财政补助。永定区同步地方配套资金,引入社会资本,今年3月,总投资5.48亿元的历史遗留废弃矿山生态修复工程开始进行。

  摸清家底,分类修复

  在郑坑村的这处废弃矿山点,警戒线拉出一片施工区域。3辆挖掘机以每天1500立方米的运输量清运现场的煤矸石。一块整治后的平缓土地上,不久前扦插的小树苗已长出新叶。今年初,永定区启动历史遗留废弃矿山生态修复示范工程,正式开工的第一铲就在这里挖下。

  永定区煤矿开采的南方传统小煤矿“小、散、乱”。由于缺乏治理先例,起初,接到任务的同志直言“心里很没底”。

  要整治,摸清家底是前提。对照着上级自然资源部门下发的废弃矿山图斑,永定区自然资源局对全区矿山开展全面“体检”,综合分析矿山地形地貌、生态状况、气候水文、生物多样性等特征。这次“体检”,永定区总共核实废弃矿山图斑194个,明确废弃矿山修复点53处,并决定分阶段、分任务、分工程量开展整治。

  郑坑修复点成为首批12个修复点之一。陈树淦介绍,煤矸石是矿山开采中的固体废物,对水质、山体都会造成破坏,清运煤矸石是恢复矿山山体风貌的第一步。目前,煤矸石清运修复点已由12个扩展至36个。

  “南方小煤矿的治理难点在这块区域体现得尤为集中。”陈树淦说。“一块约300亩的作业区,就集中了不同类型的地形特点。有平地、有缓坡、有陡坡,这意味着在同一块区域,我们就要设计出针对不同采矿区域地形特点的治理方案。”项目设计单位中交第二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现场负责人孙侃解释。

  陈树淦介绍:“煤矸石清运只是第一步,清运后的土地如何因地制宜开发利用才是关键——煤矸石清运后地块不同位置种什么植被,植物能不能长好,都需要尝试。”与设计方、专家等多次论证、试验后,永定区采取分类修复措施:将修复点山上坡度大于25度的地块修复成林地,栽种本土树种;坡度小的非林地等地块修复成耕地,并配套建设截排水沟或引水渠。

  据介绍,该修复点预计新增耕地40亩。截至今年9月底,永定区历史遗留废弃矿山生态修复项目已累计完成矿山生态修复652公顷,修复废弃矿山18处,另有18个废弃矿点正在加快修复中,总计划数完成过半。

  矿山复绿,产业转型

  矿山修复,是奔着发展去的。治理工作开展之初,永定区就在思考——矿区转型后的产业怎么办?如何给百姓带来生态红利?

  在工作专班的邀请下,同为龙岩人的国家菌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林占熺来到永定区考察:“矿山生态脆弱,污染物多,而菌草抗逆性强,根系发达。种菌草修复山体再合适不过。”双方一拍即合。

  在高陂镇西陂村,林占熺团队选定两处面积约250亩的废弃矿山修复点,作为菌草治理废弃矿山科研示范基地。去年9月,首期10亩菌草种植完成。如今这批菌草已有一人高。

  “菌草不仅有助于生态修复,还具有极高的营养价值,是动植物的天然肥料,产业应用范围十分广泛,未来将对当地居民的产业发展作出重要贡献。”陈树淦介绍,目前该修复点已完成二期45亩菌草种植,其余地块种植工作正加快推进。

  车子沿山路继续走,在去往下一处矿山修复点的路上,两辆货车上装运的蝴蝶兰格外引人注意。同行的当地干部感叹:“以前货车运的都是黑煤炭,你瞧,这五彩缤纷的蝴蝶兰多好看!”

  货车来自龙潭镇枫林村。很难想象,这个如今声名远扬的“蝴蝶兰小镇”,曾经生态破坏严重。如今,一间间蝴蝶兰温室就建在矿山修复点上,修复后的矿山还被用来种油茶、水稻。

  几年前,蝴蝶兰商人谢凡生从龙岩城区来到枫林村,在这里培育蝴蝶兰。“仅蝴蝶兰苗一年就能卖1000万棵。”谢凡生说,“不仅延伸出快递、花盆、包装等上下游产业,依托好风景,枫林村如今更是成了旅游村。”

  “蝴蝶兰小镇就是矿山修复的一个样板,未来在永定区的一个个废弃矿山生态修复点,通过复绿、复耕、复种,将涌现出越来越多的‘蝴蝶兰小镇’,点绿成金。”陈树淦说。

  “下一步,永定区将把废弃矿山生态修复治理与矿业型县域经济转型升级、闽西革命老区高质量发展示范区建设紧密结合,深化探索可借鉴、可复制、可推广的废弃矿山生态修复经验,打造生态保护、绿色发展、民生改善相统一的样板示范。”永定区委书记李强说。

  《 人民日报 》( 2023年10月31日 14 版)

(责编:岳弘彬、陈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