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龙:十一月开始创作新歌

发布时间:2024-04-20 11:49:50 来源: sp20240420

  获得《乐队的夏天》第三季冠军 二手玫瑰主唱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

  梁龙:十一月开始创作新歌

  “大哥你上‘乐夏’,你上它有啥用啊?”二手玫瑰在“乐夏”的舞台上亲手制造了这个金句,又以夺冠来回应了这个金句。但在登台之前,夺冠从来不是他们的预期。《乐队的夏天》第三季总决赛舞台上,二手玫瑰乐队带来了观众期待已久的《仙儿》,给他们的“乐夏”舞台来了一个畅快的收尾,同时获得第三季冠军。

  近日,二手玫瑰乐队主唱梁龙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梁龙对于二手玫瑰在“乐夏”舞台上的定位是“螺丝钉”,是“一个有趣有价值的背板”。走下“乐夏”的舞台,捧回一顶桂冠,梁龙期待,24岁的二手玫瑰,能进入下一个黄金期。

  “上‘乐夏’有啥用啊?” 从未预期夺冠

  在“乐夏”第一期的舞台上,梁龙一开嗓便是:“大哥你上‘乐夏’,你上它有啥用啊?”这一句成为节目金句。最终拿下冠军,似乎是二手玫瑰以实际行动回应这个金句。

  事实上,二手玫瑰和“乐夏”早有渊源,马东曾经三顾茅庐邀请二手玫瑰,前两季因为种种原因错过,直到第三季终于成行。梁龙表示,二手玫瑰决定上“乐夏”有两个理由:第一感兴趣,第二节目组的盛情。

  “第三季的节目组邀请了我们很多次,我们一直没有明确回复,直到要最终确定参赛乐队名单的时候,我觉得没有什么不能去的理由,也想给观众多表现一些二手玫瑰不太常见的画面。”

  但乐队并没有夺冠的野心和预期,梁龙说:“二手玫瑰是这个舞台上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螺丝钉,我们起到的作用是把这个舞台拧得更紧一点。真正在娱乐栏目里绽放的人首先他是要有新鲜感的,而我们对于观众来说其实没有那么新鲜。八仙饭店会让你眼前一亮,安达会让不知道蒙古族音乐的人直接被惊愕到,你也会看到瓦依那这种走入城市后又回到田间地头的回归乡间的味道。而大家已经很熟悉二手玫瑰了,我们扮演的是一个有趣有价值的背板,真正绽放的是我刚才说的有新鲜感的选手,他们才构成了一个更有意义的舞台,所以我说第三名并不是客气。”

  每个作品都使尽全力 “音乐没有竞技”

  回顾二手玫瑰在“乐夏”舞台上的演出,似乎都尽可能地避开了耳熟能详的大热金曲。

  作为乐队的经典代表作,乐迷们对《仙儿》的期待可以说是贯穿节目始终,几乎每一期都有人在弹幕里发问:怎么还不唱《仙儿》?但梁龙一开始却没打算让《仙儿》登上“乐夏”的舞台。

  “节目组商讨了很长时间,希望我们把《仙儿》留在‘乐夏’的舞台上,其实在比赛的竞技环节里我最不想用的就是这首,你用一个已经很熟悉的作品跟别人打比赛,这样有什么意思呢?这个作品太熟悉了,我没想过要在‘乐夏’再展现一次,我们想要展现的是《小红小绿》,我们要完成的是把《耍猴儿》变成二手玫瑰乐队的作品。”

  梁龙坦言,从最初的《伎俩》到完全不在乐队舒适圈的改编赛《偶遇》,再到《小红小绿》这首录音完成后就再没触碰过的作品,遭到一些质疑的《耍猴儿》,包括最后不得不唱的《仙儿》,每一个作品都使尽全力。

  在最后两轮比赛中,所有乐队都不约而同地选择把代表作品留在“乐夏”舞台,二手玫瑰这才同意导演让他们演唱《仙儿》的请求。

  “我特别理解到最后一轮想让我们唱这首,导演也苦口婆心地说应该用一个熟悉的作品留在这个节目的最后。其实到后两轮我觉得所有参赛乐队已经没有什么竞技心了,大家都拿出了音乐人该有的心态,音乐没有竞技。回春丹唱的《艾蜜莉》和麻园诗人的《现在现在》等等,都是他们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作品,大家都选择唱一首放松的歌。”

  上综艺仍很紧张 “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相比其他摇滚乐队,二手玫瑰在“乐夏”之前就早已开始综艺之路,梁龙个人也上过不少综艺,理应很自如,但梁龙表示并没有,到现在他还是没习惯上综艺。

  “也许跟其他乐队和不上综艺的音乐人相比,好像我去得算是比较多的,但实际上我不是那种在综艺节目中驾轻就熟的人。熟悉我的人会知道,我现在依旧是紧张,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前两天有一场直播,我的团队工作人员还在大中午给我发消息,让我保持好心态。”

  梁龙回忆,去年年底参加《时光音乐会》做飞行嘉宾,只是去唱一首歌,他却觉得压力山大,“当时节目里我熟悉的人只有周深,看见他就跟看见‘救命稻草’一样,而面对其他初次见面的老师时依然是很紧张。”

  至于选择综艺节目的标准,梁龙说,只要被节目组的某一个点打动了,就会选择去,比如参加《明日之子》的时候,节目组说,可以有一个在非常集中的时间和环境里跟一群年轻人接触的机会,这句话触动了他,“我年轻的时候都是跟长辈接触,我的朋友都是大我十岁甚至更大的,但当我长大之后却很难找到并自然接触一个年轻的圈子,而且他们那一年做的也是乐团季,我觉得对自己来说能适应,就去了。”

  《明日之子》之后,陆续有一些综艺节目开始邀请他,选择一些,也婉拒一些。婉拒的原因并不是觉得自己曲高和寡,只是因为不自信。

  从争议声中寻找价值 “尽量保证作品对得起自己”

  无论是音乐还是舞台造型,二手玫瑰都具有非常强烈的个人特色,总能引发关注,包括这次“乐夏”夺冠是有争议的,比如有人认为二手玫瑰的风格俗气,不适合夺冠,甚至还有人说二手玫瑰的“上限”到了。

  对于这些看似并不友好的声音,梁龙反而会去尝试从中获取一些有意义的价值。“我更愿意看到大家拿出一个观点去探讨,而不是无理由地骂,对于创作者应该尊重他们自己的表达,对于这些不同的声音我更愿意看到一个交流的态度。”

  关于舞台造型,对二手玫瑰来说算是老生常谈。“乐夏”大部分乐迷和观众其实不用去特别了解“二手玫瑰是谁”、“主唱为什么化妆成这样”等问题,但是有江湖就有是非,对于类似的争议,二手玫瑰仍然会认真地解释:每次的舞台和服装都是团队认真定下一个方向,然后努力去创新,二手玫瑰只是在舞台上给观众呈现出他们的所思所想,观众的视角里是怎样的,他们无法预先计划,只能尽量保证作品对得起自己。

  想要表达什么? “用我的态度做摇滚”

  梁龙说,他最怕别人问“二手玫瑰想要表达什么”,尽管乐队的创作方式已经非常熟练,但是灵感的来源还是靠人生经历的积累和遇见新事物时那一秒突如其来的碰撞。

  “乐队创作时一般是我先出一个旋律和歌词的动机,每个人在创作中都有自己的角色,姚澜的风格偏于怪诞,小权比较摇滚硬核,强子趋于他们两者之间,小吴就主要负责唢呐这样的传统乐器。我就更像是一个‘裁判’,在他们这几个色彩调剂的过程中,以最快的速度抓住最准确的那个颜色,提高工作的效率。”

  梁龙形容自己的创作就是一个在痛苦中找答案的过程,直到今天,他仍然无法回答二手玫瑰想要去表达什么,“我只是在用我的态度做摇滚,他们认为当年的摇滚是严肃的,我觉得它可以是幽默的,我们做摇滚就是想要多一点点的自由感,但是如果太多条条框框和固化,那对我们来说就没有价值了,可以去重新选择,所以摇滚对我们来说越来越毫无压力。”

  三年前,梁龙在官方视频账号里宣布想要当导演,这样他想要表达的东西,就可以多一个通道。

  2021年,梁龙参加综艺《导演请指教》,作品在网络上引发不少观众的讨论。对于梁龙来说,这场导演梦其实和他最初做摇滚乐一样,都是想表达内心的一些想法,前些年是通过音乐,现在,他想要通过电影、剧情。最近他正在家里修改剧本——一个关于“放不下的故事”。

  “当我跟一些专业人员开始了解拍电影这个过程之后,我也开始面对现实,第一部电影肯定是低成本的,电影的剧情也跟摇滚乐没有什么关系。我没有那么大力量,只是尽可能去完成一个基础的工作,可能在这个过程中要遭一些罪,但是谁让你喜欢呢?”

  当然,当导演是兴趣所在,最终还是要回归自己的老本行——音乐,二手玫瑰计划在11月开始集中创作新歌,“我们脑海中其实已经有想法了,歌曲的数量不敢说能够一张专辑,但百分之七八十是够了。”

  走下“乐夏”的舞台,梁龙告诉自己和乐队成员,“乐夏”的经历只是一段好玩的旅途而已,“人生不是每天都充满华彩的”。但他也期待,二手玫瑰这支24岁的“成年乐队”,接下来能进入下一个黄金期。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寿鹏寰 实习生 王佳懿

  统筹/满羿 【编辑:房家梁】